我的大學 (四)

澳門導報官網澳門導報 发布时间:2020/01/09 点击数: 22374

編者按:

  二零一六二十七日,溫爺爺在中國科學院大學為本科新生上開學第一課,發表了《我的大學》的演講。本報從01908期開始連載講課內容。如果希望閱讀全部內容,請掃描本文後面的二維碼進入官網專欄)

(續上期)

       我在北京地質學院,接受了比較系統的地質專業教育。大學五年,在地貌、地層、構造、岩石、古生物、礦床、水文、地球化學、地球物理、勘探等學科,都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還掌握了岩礦鑒定,填繪地質圖,遙感應用等技術方法。這些知識和技能,在參加工作後,都用上了。以至後來擔任領導工作時也發揮了作用。我只是說我的體會,和現在不能完全相比。我非常慶倖自己選擇了大系,我以為上大學,學科的面廣一點要好。因為未來,你所從事的專業是不確定的。我一會兒給大家舉例子,很多科學家是經常變動自己的專業。假設我當時只學古專,我唯讀古生物,我後來就不能承擔一個地質隊的全部的技術業務的工作。這是我的體會,我希望現在不管你學什麼專業,你所學習的面應該廣一些。

       大學,是知識大廈打基礎的重要時期,知識面廣些十分有益。我不滿足于書本和課堂,經常涉獵各種學術理論和觀點,讓頭腦這張白紙畫上五彩繽紛的科學畫圖。同時,抓緊一切時間閱讀文史。現在回想起來,我的一半時間用在專業課的學習,一半時間用於課外閱讀,主攻科學,兼學文史。同學們聽了可能也感到奇怪,這裡我想向同學們介紹一下錢學森之問和他的教育觀點。

       那是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去醫院看望錢老,向他匯報科技發展規劃。他說:“你說的我都同意,但還缺一個。我要補充一個教育問題,培養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才問題。一個有科學創新能力的人,不但要有科學知識,還要有文化藝術修養,沒有這些是不行的。” 他說:“小時候,我父親就是這樣對我進行教育和培養的。他讓我學理科,同時又送我去學繪畫和音樂。就是把科學和文化藝術結合起來,我覺得藝術上的修養對我後來的科學工作很重要,它開拓科學,創新思維。” 

       大家知道,他在大學期間發表過兩篇關於音樂方面的文章,一篇叫做《機械音樂》。這篇文章載在《音樂教育》一九三五年的第八期。還有一篇文章叫做《音樂和音樂的內容》,這篇文章載在《浙江青年》一九三五年的第四期。他更喜愛繪畫,師從著名國畫大師高希舜先生。有的作品抗戰的時候放在杭州老家丟了,現在還流失在香港。他有個親戚曾在一個朋友家裡看到錢學森的畫,說你要多少錢我都買,那個藏畫的人說:你給多少錢我都不賣。

未完续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