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 黃以明縱談中國書法創作經驗

澳門導報官網澳門導報 发布时间:2020/01/10 点击数: 21202

(連載之八) 

(瀏覽往期內容請參閱本報網站:www.am-zm.com 史藝國風欄目

書法之象:才子風流

我這副字——“虛空寄太清”,這就是象。我想表達什麼呢?當我把雜念排空,當我變得很文秀,內心渴望做一個與世無爭的文人的時候,我在回憶中國的才子是什麼樣子。

中國文化出來一種民族觀念,叫做才子,西方是沒有的。在古代皇帝最愛兩樣:一個是美女,一個是才子。才子風流是被人千古傳頌的,而商人對女人動一個手指頭就是下流,這是一種文化的姿態。這種中國文化特有的東西,這是一種印象。這個時代沒有把我們這些讀書人當才子,當我回憶這種印象,尋找形的表達時,我就想到了梅蘭竹菊“四君子”。竹子一般是說才子,蘇東坡說“寧可三日無肉,不可一日無竹”,竹子常常就是中國古代才子的一種比喻。竹子它是有節的,很硬,你砍它的節是砍不動的,而平時很清新。我寫“虛空寄太清”這副字時,就是用竹子的形來表現中國才子的象

我們再來看“望嶽”這副字,這是我對中國文化理想的顯現。我們古人很多我不喜歡,但是有些人我非常偏愛。比如周瑜,《三國志》裡的周瑜,不是《三國演義》裡的周瑜。蘇東坡最著名的詞句,我寫過一萬次:“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還有王勃,還有青年時代的杜甫,還有戊戌變法的譚嗣同,這些人構成了我心中的中國文化理想。就像柯羅的畫與荷爾德林的詩,要表達的是希臘時代的那種爽朗,那種光的召喚,那種人在大地中的驕傲,這副字我要想表達的,就是我們東方的文化理想,那種風流的力度,那種正直的風流。

書法之象:浩然正氣

我們再看“厚德載物”這副字。這裡要先談一下塞尚的藝術。塞尚是形式主義走到終極的,一開始就盡善盡美,走到頭了。塞尚他要綜合陽光下時間流逝的所有感覺,把它變成一個形體;還要對空間,對物體,不同的視覺、角度所看到的東西,用塊面表達出來,這叫對時間和空間進行視覺綜合,但是他又要回到傳統意義上的平衡。塞尚對雕塑家的啟迪是非常重要的,後來的立體構成,包括觀念藝術,如果不理解塞尚,沒辦法做出好的作品。

我這四個字寫得不好,但是我是學習了塞尚的一些心得,不過我從來沒有照搬外國的東西,我讀懂了,我只是覺得它是一種方法,我必須要回到我傳統的習慣。大家都知道這叫顏體,我剛才說了自己的習慣就是五千年的,從自己的細胞找,我也有顏真卿的細胞,如果國家需要我,我絕對會像他一樣,我也不會叛變,我絕對有這個骨氣。好,既然我有這個品質,我也寫一寫。

這四個字我寫得非常慢,我要綜合我們視覺中的飽滿,八卦裡邊有八個方位,如果一下筆,我們說的正東、正西、正南、正北、東北、西北、東南、西南,這八個方向筆鋒都到位了,它就完滿了,這是空間的,就像塞尚說的各個角度它必須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