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氣長存 黃興的歷史地位 (五)

澳門導報官網澳門導報 发布时间:2020/01/09 点击数: 21669

(黃興先生長孫 黃偉民)

編者按:

本報從01908期開始刊載辛亥偉人黃興先生的長孫黃偉民先生在“紀念黃公克強(興)逝世一百周年”時寫的紀念文章。從上期開始作者就“偉大孫黃友誼

章節進行了敘述,本期繼續該章節其它內容。(瀏覽全部內容請參閱本報網站www.am-zm.com 史藝國風欄目,也可掃描本文後面的二維碼進入官網專題  

(續上期)

五十年過去了,今天我仍記憶猶新的是父親當年親切地將我叫到身邊,非常慎重地對我說:你祖父與孫中山先生一九一四年的來往書信是十分重要的歷史文獻,它不僅記錄了你祖父與中山先生對當時多變而複雜的革命局面的不同認識與不同處理事態的態度和方法。特別是‘宋案’發生後,二次革命遭到失敗,革命黨內思想較亂。這些來往信件,可以看出中山先生對當時的複雜局面和組建中華革命黨的具體意見,也表達了中山先生當時有許多想講而沒有表達出來的話。同時,中山先生要求你祖父離開革命事業兩年,不過問政事。無奈,你祖父去了美國。”

後來,我才知道這幾封信是父親為了維護中山先生在黨內的威信,也為了珍惜先祖父和中山先生的友誼,寧願自己遭別人的攻擊,始終不願公開信函。當時有許多人聞知先父手中保存這幾封信,都想親眼一睹,而父親總是婉言謝絕。由於中山先生是先父加人中國同盟會的介紹人之一,也因為先祖父和中山先生的高尚友誼,父親曾立願只保存不公開”。父親和孫科曾是極好的朋友,抗日戰爭期間孫科向先父問及這些信函,父親婉言謝絕了。後來孫科托人向我父親索購這幾封來往信函,出價高達五萬銀元。父親無法,只好宣稱信函並不由他保管,而且他也無法找到保存的線索,力求減輕來自多方面的壓力,以維護中山先生的威信和國民黨內的團結。而祖父在美生活非常艱苦,但他仍支持國內的反袁鬥爭和積極為蔡鍔的雲南起義籌措資金並函唐繼堯支持蔡鍔先生二次革命。

在與父親的談話中,我曾好奇的問他:您保存這幾封信,有沒有給其他人看過?父親告知我基本沒有,只有一個人特殊,那就是章士釗先生,他曾任過先祖父的秘書,是知內情的人,章老向他問起這幾封信,他無法回避,只得讓章老閱讀。父親瞭解章老的為人,相信章老絕不會做出有損孫、黃關係的事,故應允將書信送章老一閱。這就是《孫、黃遺劄密詮》一文的由來。

父親還告知我這些信的歷史價值非同一般,史實的記錄只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記載了先祖父的為人處事和對待多變革命局面的態度。

先父保存的這些信函伴隨他輾轉日本、美國等國家和上海、南京、重慶、長沙等城市,經歷了抗日的戰火,不敢有一點疏漏,目的就是要保存這一段歷史,珍藏這一段友誼。父親還要我理解他捐出信函給國家保存一事,還教導我說:我們家經濟雖然不寬裕,但怎麼也不能忘了祖訓,更不能出賣歷史和友誼。”

父親的一生經歷了三個時代,他的一生只想為社會求民主,為民生謀福祉,將他的有生之年奉獻給中華民族的復興大業。父親的一生可謂滄海桑田,備嘗艱辛,赤誠報國,矢志不渝。

(未完续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