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導報】 守望與被守望——發生在大橫琴星樂度·露營小鎮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05 点击数: 33330

澳門導報


        (本報消息) 醫學隔離在當下是非常必要的措施,雖然不是每一個來自疫區的人接觸都會感染病毒,但是它是一種阻斷病毒傳播的有效措施。14天的隔離期,被隔離者不可避免地要承擔種種的心理壓力,他們中間有健康的人,這些人每天都在我到底倒是有還是沒有之間煎熬。


 橫琴星樂度·露營小鎮,就是一個隔離點,一道隔離門將人們的空間隔開了,但是卻沒有將門裡人們的心相隔,在這裡外面的人,比裡面的人壓力更大,要為隔離者提供必要的食物、精心的照料和各種生活保障,每天要完成各種消殺防控措施,連一個下水道都不能放過,這麼多天了,隔離者與被隔離者,守望與被守望者是如何相處的呢?


【“有我在,大家安心住下來!”】

郭賢軍已經連續20天堅守在崗位上,沒有離開過星樂度半步。對每一位在星樂度置留觀察的客人,郭賢軍都許下承諾:“有我在,大家安心住下來!


星樂度•露營小鎮空氣清新、環境優美、遠離喧囂、靜雅舒適,滯留在這裡的隔離者剛來的時候可是無暇享受這裡的一切,有些人甚至是非常抗拒。要讓他們安心接受隔離,首先要讓他們放下心房,作為星樂度·露營小鎮運營總監。郭賢軍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他和每一位星樂度的員工都交代:“一定要讓客人在星樂度就像在自己家一樣!”。


星樂度不僅在安全管控、環境營造、膳食供應、幼兒照料、情緒疏導等方面,全方位、多角度為留觀人員著想,最大限度為留觀人員提供一個開心、舒心、順心、安心的環境,還開展了關愛行動“三送”計畫,為被隔離人員送溫暖、送關懷、送便利:送溫暖——每天與隔離客人電話聯繫,友好溝通,瞭解被隔離人員的需求和情緒變化,在觀察期內根據客人的心理狀態,不定期提供心理疏導;送關懷——一日三餐精心準備,確保符合成年人和兒童的營養標準,每天保障有水果、蔬菜和優酪乳。園區內除播放防疫情小知識外,還播放舒緩情緒的音樂。針對17名15歲及以下兒童少年,開展漫畫童話送書上門服務,豐富孩子們的業餘生活;送便利——針對被隔離國際友人,提供英文諮詢服務、特色餐飲供應,為被隔離的客人提供外部採購服務。


幾天後,置留觀察的客人變得開朗了,郭賢軍和他同事們成為滯留遊客的朋友,很多客人在結束給之後還留下了一封封情真意切的感謝信。


 【“加了所有入住客人的微信,隨時提供服務!”】

     李建傑是星樂度前廳經理,李芳芳是前廳賓客關係主任。


為保證為客人提供優質的服務,他們倆加了所有入住客人的微信,並囑咐客人存了他們的電話號碼,他們說“這樣能保證無論是什麼樣的細節需求,我們都能及時響應。” 。


“你好,我們洗衣粉沒有了,可以幫我們送一點嗎?”、“我的孩子可能有點餓了,可以麻煩給我們拿點麵包之類的零食嗎?”、“芳芳,遙控器電池沒電了。”……滯留在星樂度的客人按照規定,不能交叉生活圈。於是,負責前廳工作的李建傑和李芳芳成了大家的接線員、採購員、送貨員,溫暖而周到的服務贏得了客人的高度認可。“有需求、找前廳”,成為了他們的在星樂度生活的保障。


客人中有3名摩洛哥的留學生,由於語言不通,加上對疫情的實際情況缺少資訊管道,一直對防疫隔離工作不是十分配合。作為前廳經理的李建傑責無旁貸的成為了“外賓接待員”。細心的給3名留學生傳達本次疫情的情況、並且為他們解釋隔離觀察的必要性,耐心的講解為3名留學生消除了質疑和擔憂,安心地住進了星樂度。


澳門導報


【我是星樂度001號員工,我得在】

     “爸爸,你還有多久回來啊?”

         “還有幾天。”

1月27日,星樂度成為滯留旅客臨時留置觀察點,員工號是001號謝江迅速返回到工作崗位上。每天晚上11:30是他和女兒約定好互道晚安的時間,每次女兒都會問: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啊,謝江總是回答:再過幾天就回來了”。私底下,同事們問他“想女兒嗎?”,1米9高的謝江紅了眼眶,“女兒今年才11歲,哪能不想?但是我是星樂度001號員工,我得在!”


按照三級隔離區(密切接觸者隔離區)的防控要求,排汙管道需每日進行消毒處理,謝江每天都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走向隔離區。在剛剛過去的10多個日日夜夜裡,每天提著幾斤重的消毒藥水噴壺,仔細噴灑消毒藥水,髒活累活挺在前,沒有一絲猶豫,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讓我去吧,我能照顧好自己】

王敬入職星樂度·露營小鎮才剛剛2個月,是公共區域衛生清潔職員。2月2日起,開始負責星樂度三級隔離區(密切接觸者)的公共區域衛生清潔工作,走上了防疫工作的最前線。


對於星樂度防疫工作來說,三級隔離區的公共區域衛生清潔一直是重中之重,必須嚴格按照防疫工作要求每日進行清潔、消毒,及時處理隔離遊客的生活垃圾。由於工作的特殊性,每天接觸著大量的生活垃圾,增多了與隔離人員接觸的機會,極大的增加了被感染的風險。在大家還猶豫不決的時候,王敬主動說:“讓我去吧,我能照顧好自己!”


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和專業醫療口罩,拿上消殺工具,通過防疫工作領導小組和現場專業醫療人員的培訓和考察之後,王敬從容地走進了三級隔離區。


“你害怕不?”結束了第一天的工作,同事一邊為王敬脫掉防護服和護目鏡,一邊問道。王敬臉上掛著護目鏡勾勒出的淤青的痕跡,憨厚的笑了下,用濃厚的東北口音回道:“髒、苦、累、難的工作總得有人來做,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


這裡的隔離者與被隔離都是一群平凡的人,在這個不平凡的時期,他們相互理解、相互鼓勵、相互幫助,他們之間的關係早已經超越了客人和服務者的關係,在守望者與被守望者之間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那就是所有的人都平安,大家都早點回家。

(通訊員:黎煥然,陳博)